Welcome to Shaanxi moumou engineering technology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website!

Navigation
Product four
Hot Products
Contact us
Hotline
029-89305858
Address: Xi'an City, Fengcheng four road, No. 142, B144
Location:主页 > english > Product > Product four >
面对150次恶意投诉淘宝商家申请法院禁令“反杀”知产流氓
Auther: Pubdate:2020-06-15

皇冠级淘宝卖家小何卖了两年多的服装商品标识,突然被个体户邱某抢注商标,并对其店铺总共发起150余次侵权投诉。而投诉的真实目的,是要小何花20万巨资买下商标。

面对这一别有用心的恶意投诉,小何拿起法律武器,向浙江余杭法院递交申请书,请求责令邱某立即停止投诉。余杭法院当天即下达裁定:禁止邱某投诉,即时生效。

与通常的行为保全申请不同,这是被投诉人申请法院对投诉人行为作出的禁令,业界称为“反向行为保全”。这份特殊的裁定,也让小何不因恶意投诉而错过当下正火热的天猫618大促,安心卖货。

余杭法院法官表示,恶意投诉严重破坏电商市场竞争生态,商家除积极申诉之外,还可利用反向行为保全的方式寻求司法救济,化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抢注商标要价20万 “勒索”不成报复性投诉

4 年前,小何在淘宝开店。经过用心经营,店铺好评率达到99.59%。

早在2017年9月,小何的店铺和销售商品的名称中就大量、持续不断地使用“KELIFAN”标识,且每年报名淘宝官方营销活动进行推广,销售额已逾数千万元,“KELIFAN”标识也具备了一定影响力。

然而,邱某于2019年7月6日抢注“KELIFAN”商标,从今年4月开始先后10次投诉小何店铺侵权。经过积极申诉,被投诉的链接均得以恢复,但小何仍将不得不耗费大量时间、精力、财力去应对无端的恶意投诉。

在此期间,邱某与小何沟通时曝露其真实意图:要求小何以20万元价格买下“KELIFAN”商标,“谈妥自然会全部撤诉”。因双方没有谈拢价格,4月15日,小何店铺收到邱某“报复性”投诉,此次,被投诉的链接多达140余个。

受疫情影响,小何的店铺刚刚复工,为打造新款服装产品已投入了大量人财物,而因为对方的恶意投诉,不仅面临热销商品链接被删除、店铺流量降低、销量下滑等巨大风险,还无法参加淘宝平台即将到来的天猫618等促销活动。

4月21日,小何向余杭法院申请诉前行为保全,请求裁定邱某立即停止针对其店铺的恶意投诉。

法院裁定禁止投诉 力保商家参加天猫618大促

余杭法院受理后,经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发现自2019年7月至2019年9月,邱某共申请38件商标,绝大多数均与淘宝网上销售服装类商品的店铺名称相同或近似,且这些店铺均为皇冠等级。

种种迹象表明,邱某抢注他人有一定影响力的商标,通过恶意投诉侵害他人享有在先使用的合法权益,并企图以“商标转让”等方式获得不正当利益。

“目前正是经历新冠疫情后开始全面复工复产的时期,很多电商商家和企业百废待兴,此时如不及时止损,对其更是雪上加霜。”余杭法院经审查认为,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将会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而且该种损害远远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邱某造成的损害。

于是,在收到申请的当天,余杭法院即裁定:邱某立即停止针对小何店铺及商品的投诉,裁定即时生效。保全的期限至双方争议裁判生效之日止。

6月10日,记者从余杭法院获悉,小何已以邱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邱某立即停止恶意投诉,并刊登公开赔礼道歉声明、赔偿经济损失等50万元。此案即将开庭审理。

严打知产流氓 被恶意投诉商家可主动寻求司法救济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围绕知识产权的恶意投诉频发,恶意权利人为了非法获利,虚假陈述、伪造凭证和恶意抢注商标等,手段不断翻新,这些人也被称为“知产流氓”。

这一乱象也引起司法机关高度重视。近期,浙江、北京的多个法院密集发声:必须严惩。

“恶意投诉现象令人担忧,如不加以规制只会愈演愈烈。”4月上旬,浙江高院知识产权庭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涉电商恶意投诉不仅严重扰乱他人经营活动,而且破坏平台内的正常经营秩序,同时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应加大惩戒力度,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审判的司法公信力。

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强调既要依法免除错误下架通知善意提交者的责任,督促和引导电商平台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促进电子商务的健康发展,又要追究滥用权利、恶意投诉等行为人的法律责任。

两会期间,最高法民三庭庭长胡仕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不加有效规制,恶意投诉行为将可能对电商平台的经营生态造成严重影响,人民法院对此高度关注。